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
业者看准疫后灵活创新新常态 共用工作空间设会员制商务俱乐部

业者看准疫后灵活创新新常态 共用工作空间设会员制商务俱乐部

分类:快讯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业者看准疫后灵活创新新常态 共用工作空间设会员制商务俱乐部

来源:联合早报 作者: 周文龙   2022-05-04 05:00 周文龙 |作者
The Work Project在资金大厦设立MARK,是只接受邀请的商务俱乐部,为凯德和TWP高管提供全天候餐饮菜单,包括设有小酒吧。(The Wokring Project提供) The Great Room日前推出面向亚太地区商业领导人的商务俱乐部Greater。它设于莱佛士酒店,创始成员来自各行各业高管,供会员利用这空间进行交流,分享投资心得和商业机遇。(The Great Room提供)

他也透露,随着远程工作变得更普遍,具社交功能的灵活办公空间需求提高,像No18第一季会员访问次数环比增加44%。

TWP房地产主管吴秀琳指出,MARK不同于本地其他会员制俱乐部,它由TWP和凯德共同创建,只服务凯德和TWP办公室租户,是高管会见和招待客户及商业伙伴的最佳场所。

周文龙 报道

Greater总经理胡芃接受《联合早报》访问时表示,Greater旨在成为新一代的商务俱乐部。她说:“许多人不断寻求机会建立网络、交流知识,以开拓个人和职业生涯。我们认为有满足这一需求的市场机会,于是创办Greater,作为拥抱未来工作方式和进行更深入知识共享的平台。”

吴秀琳说:“新世代商业精英都在寻找专属的商业空间来进行会面和交流。在像MARK这样的商务俱乐部,服务员知道你是谁,会确保你获得完善服务。事实上,在社交媒体发达的背景下,人们越来越难建立深厚联系。商务俱乐部恰好能作为人们聚集起来,进行有意义交流的平台。”

The Great Room日前推出面向亚太地区商业领导人的商务俱乐部Greater。它设于莱佛士酒店,创始成员来自各行业高管,包括互联网公司Smile集团首席策略官纳维德(Billy Naveed)和新加坡董事协会(SID)主席黄素燕等人。

他指出,许多业主正寻找为资产增值的设施,从租户休息室、共享会议空间,到私人会所和灵活办公空间。“我们预计,下来36个月内便利化趋势将加快步伐。除了实体空间,运营商有巨大机会通过各类净财活动和节目,给设施注入活力。”

Mandala Club前身是Straits Clan,易手改名后,总裁联合创办人琼斯(Ben Jones)将原本俱乐部的室内大翻新,三楼设施改为让会员商谈和娱乐的地方。

共用工作空间商务俱乐部有如私人会所般,一般不对公众开放,只供俱乐部内的商业领袖、创业者和专业人士利用这些空间进行交流,分享投资心得和商业机遇。

琼斯受访时表示,Mandala Club主要目的是提供空间让不同背景与身份的人在此尽情交流,获得灵感与想法。当中,有不少是来自加密货币、投资、科技行业等的专业人士,除了在这里用餐聚会,还在这里办公和洽谈商业项目。

据他所知,全球私人会所正迅速发展。全球今明两年估计有至少20家新私人会所开业。

1880的核心之一是活动,该私人会所会经常举办对话会,内容从食品安全、可持续发展到人工智能和加密货币等。1880创办人尼可森(Marc Nicholson)说:“我们把1880设定为供人交流的空间,目的就是激发能改变世界的对话。”

它们有如私人会所般,一般不对公众开放,只供俱乐部内的商业领袖、创业者和专业人士利用这些空间进行交流,分享投资心得和商业机遇。

谈到私人会所的转型与发展,高力国际(Colliers)灵活办公空间服务董事怀特(Jonathan Wright)说,疫情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,私人会所提供休闲环境,同时又结合社交元素,因此越来越吃香。

IWG新加坡总经理罗杰斯(Darren Rogers)表示,No18会员除了可使用高规格会议室、共用工作空间和私人办公室外,每周还可享有免费早餐和使用首都凯宾斯基酒店(Capitol Kempinski Hotel)的健身房和水疗设施。

商务俱乐部提供平台
让人们建立深厚联系

chewbl@sph.com.sg

工作空间内提供餐饮
也可作为社交与会议场地

疫情重塑现代人的工作方式,灵活创新成了商业新常态,人脉关系的建立同时也变得更加重要。本地一些共用工作空间(co-working space)业者看准市场需求,推出会员制的商务俱乐部。

全球灵活工作空间业者IWG,在新加坡首都综合项目(Capitol Singapore)设立的共用工作空间No18,也强调私人会所元素,涵盖高端休闲设施和小酒吧,打造一个让人感到舒适和放松的交际空间。

去年成立的Mandala Club和2017年成立的1880会所,不约而同瞄准年轻企业家、投资新贵、艺术界新秀和非营利组织领军人等各界精英,为他们举办大大小小的课程和讲座。

高纬环球(Cushman and Wakefield)研究部高级经理黄显洋认为,商务俱乐部和私人会所的社交活动扩大,将能助力共用工作空间,但难以成为这类工作的主要驱动因素。他说:“共用工作空间用户涉及的不仅仅是公司高管,还涵盖整个公司员工。”

有趣的是,本地近年冒起不少新世代私人会所,相比拥有高球场、泳池、网球场等大型设施的传统私人俱乐部,这些新私人会所更注重社交和商务功能,俨然是一个庞大共用工作空间。

另一方面,凯德集团(CapitaLand)持有股权的The Work Project,在资金大厦(Capital Tower)设立MARK,一个只接受邀请的商务俱乐部,为凯德和TWP高管提供全天候餐饮菜单,同时可作为社交聚会和商务会议场地。

相关热词 私人会所 共用工作空间 相关推荐 办公楼共用工作空间 需求预计逐渐复苏 疫情乱流中物流业者创新求增长 虽狂飙已过共享经济仍具潜力 分析师:将有更多整合 共用工作空间市场明年增长料放缓 分析师:虽发生WeWork事件 本地办公楼信托展望不受影响

发布评论